当前位置: 法天下-司法鉴定网 - 鉴定趣闻 -

【鉴定趣闻】其实,福尔摩斯是个科学家

【鉴定趣闻】其实,福尔摩斯是个科学家
2014-01-17 15:43:26
至少有75位演员曾经饰演过福尔摩斯,让他成为电影电视史上最常出现的人物。伊恩·麦克莱恩即将成为最新的一位,扮演1947年的老年福尔摩斯。BBC的本尼迪克特·康伯巴奇扮演的福尔摩斯第三季刚刚上?#24120;?#20256;言小罗伯特唐尼可能还会出演一次福尔摩斯电影。
 
我们对卷福的热爱似乎永无止境。但为什么?表面看来,福尔摩斯不太像是一个英雄。他不体贴,自大,脾气坏,?#27704;?#27809;有爱情,讨厌社交。阿瑟柯南道尔爵士描述这个角色是“计算的机器”。也许这正是他的魅力——福尔摩斯不但是解密者,本身也是个谜。
 
Sherlock-series-three-007.jpg康伯巴奇扮演的福尔摩斯。
 
福尔摩斯的人格和世界的每一个侧面都经过了不计其数的改编——着装、背景、时代、性别、性取向——但是有一件事永远不变:他是科学家。他的个性是我们对科学家的一切典型印象的大集合——独居,内向,大胆,无所顾忌,略微不讲人性,残酷,执着,有想象力,聪明。
 
福尔摩斯诞生的那个世界,是一个迷恋科学的世界。维多利亚时代见证了查尔斯·巴贝奇的“计算机器”的诞生,它是现代电脑?#21335;?#39537;。许多早期的虚构侦探——爱伦坡的杜平,贾克·福翠尔的“思考机”——都是擅长条分缕析不带感情分析谜团且引以为傲的人物。
 
福尔摩斯也曾夸耀自己的缺乏感情——“我是个大脑,华生。剩下的都是附件而已。”(?#29420;?#23453;石探案》) ,还有他的将事实和理论分离的能力。“我一直注意,从不带任何偏见,”他在?#24230;?#30422;特村之谜?#20998;?#23545;警探佛瑞斯特说,“我只是恭顺地让事实引领我前行。” 正如巴贝奇的差分机,其中没有人格参与,只有方法的应用。“他是,”华生说,“全世界最完美的推论和观察机器。”
 
Sherlock-Holmes-001.jpg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福尔摩斯。
 
但是柯南道尔也知道,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,哪怕是通俗文学虚构人物,能仅靠冰冷的、机械的逻辑生存。?#24202;?#23601;班没有想象力的事实收集者——柯南道尔很不厚道地用全部职业警察局来代表——并不是我们唯一的科学家典型形象。福尔摩斯也是一个避世的、怪癖的波西米亚人(另类生活方式的追求者),同样也会依赖?#26412;?#21644;神秘的灵光一现。
 
“要重视想象力的价值,”他在《银斑驹?#20998;?#23545;华生说,此?#26696;?#21018;在脑海中设想了一个场景、并找到了证据来验证它。“我们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,按?#24605;?#35828;行动,最终得到事实的验证。”
 
在《红发会》里,他在调查?#23616;性?#20572;下来前往“提琴地”,在那里他“坐在小凳上,浑身散发着最完美的快乐,随着音乐的节?#37027;?#26580;地挥动细长的手指。”他解决了《歪嘴的人》的谜团,靠的是整晚坐在一堆枕头上,枕?#33539;?#25104;某种“东方的神明”,抽着烟,“眼睛空洞地盯着天花板的角落”。
 
其他时候,他会完全放弃脑力方法、选择老套的拳斗。“接下来几分钟非常刺激,”他在《独行骑者疑案》里对华生说。“一记左直拳正打在那个恶棍身上。” 其它一些时候,他说自己是“穿皮靴子的人里最无可救药的懒鬼”。
 
Sherlock-Holmes-Jeremy-Br-008.jpg杰里米·布雷特扮演的福尔摩斯。
 
把这些看似矛盾的特征集合起来,我们的福尔摩斯成为了比他所?#34892;?#26500;对手都更真实的科学家、更真实的人。他也非常适合后人的改编——每个新的福尔摩斯都有全套的人格特征可选。?#34892;┣康?#20182;的药物滥用,?#34892;┣康?#23567;提琴技术,?#34892;┣康?#20182;的狡诈。小罗伯特唐尼着重展示他的体格,杰里米·布雷特则安静而神秘,巴希尔·拉斯伯恩则偏向友好,康伯巴奇的福尔摩斯绝顶聪明到了疯狂的地步。但是他们全都是科学家,因为永不改变的是方法,和目标。
 
正如福尔摩斯在?#22534;?#23383;的研究》里说的,“无色的生命线团之中,?#34892;?#32418;的谋杀丝线穿梭。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解开线团,找到丝线,探索它的每一寸角落。”
 
Basil-Rathbone-and-Nigel--014.jpg巴希尔·拉斯伯恩扮演的福尔摩斯。
 
这,也许就是我们之所以迷恋福尔摩斯、迷恋科学的核心。我们因这个想法而感到?#27531;模?#19981;管谜题有多么令人困惑,总能找到一个解决办法,总有一个人能找到它。福尔摩斯仅用逻辑、想象力和偶尔派出?#30452;?#23567;孩就能解决问题,而不需要难以置信的仪器或者超能力,这种念头令人宽慰。但是我们对卷福的爱,和科学一样,也是有所担忧的。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为了追求真相愿意走多远。
 
本文编译自 The Guardian: Sherlock Holmes is the archetypal scientist – brilliant but slightly scary

分享:

法天下司法鉴定网 Copryright © 2008-2015
www.4e6s.net 京ICP备09028185号-7   执行时间:15.63 毫秒
富勒姆主帅帕克
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下载澳洲五分彩 久盛官网 pk10免费永久计划app 重庆时时彩有赢钱的吗 u米娱乐官网 电子游戏平台抢庄牌九 手机4星缩水软件免费版 大家乐服务员上班时间 羽毛球比赛 时时彩后二四码投注 河北时时技巧大全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555彩票手机app 单机二人麻将游戏 时时彩1 3 8倍投公式